張樹偉:煤電的2020年目標是控制還是催促上馬的信號?

時間:2018-10-15
來源:南度度
專家:張樹偉
為什么我國一面控制煤電建設目標,卻仍有大批燃煤電廠在建設呢?來看看張樹偉老師的分析。

湖南彩票双色球115期 www.uqvcs.com 近日,英國衛報報道了環保組織Coal Swarm對中國仍在建設的數百座燃煤發電廠的監測結果。衛星圖像顯示,我國仍在建設數百座燃煤發電廠。在報告提到的項目中,比如河南省三吉利周口隆達“上大壓小”擴建,曾是發改委與河南省緩建煤電項目中的一部分。項目3號機組(屬于擴建部分)似乎已經完工。

這一事情還要追溯到2016年3月份。國家發改委和國家能源局當時下發《關于促進我國煤電有序發展的通知》(發改能源[2016]565號),提出對電力過剩省份的煤電項目采取“取消一批、緩核一批、緩建一批”等措施,抑制煤電項目建設速度。

2016年10月10日,國家能源局下發《關于進一步調控煤電規劃建設的通知》(國能電力[2016]275號),提出納入規劃(何種規劃不詳)尚未核準的煤電項目暫緩核準;已核準但開工文件尚未齊全的,暫緩開工;外送電力的煤電基地建設規模要縮減。

2016年9月23日,國家能源局宣布“取消一批不具備核準條件的煤電項目”,九?。ㄗ災吻┑?5項不具備核準建設條件的煤電項目被取消,共計1240萬千瓦。

2017年1月14日,又向11個省份下發了《關于銜接省“十三五”煤電投產規模的函》文件。這些動作,與《電力發展“十三五”規劃(2016-2020)》中提出的到2020年,全國煤電裝機規??刂圃?1億千瓦以內的目標相呼應。

11億千瓦目標本質上屬于“先來先得”的催促

確定了總量的目標,卻沒有相應的競爭機制與篩選機制去排序,那么本質上將是一個“先來先得”的規則。這種情況下,各個機組的快馬加鞭的推進建設進度,無疑成為了一個理性的選擇。因為晚了就趕不上趟了。

市場的開放性與統一性同樣需要適用于煤電

要發揮市場的決定性作用,那必須以市場的要義——開放性與統一性作為前提與其他政策與工具發揮作用的主要“骨架”。不能動輒以割裂市場或者技術偏好的方式,干預投資行為的技術路線。這一點,同樣適用于煤電。

要從消除煤電建設激勵的角度引入“限制”工具

煤電的限制如果是個目標,正確的目標(筆者對此表示高度同意),也必須遵照即使目標正確,也不能不擇手段實現的基本原則,探討合適的政策工具的問題。理論上,新建的機組已經不再給予計劃小時數,這已經足夠消除新建煤電的激勵,剩下了的是煤電廠自我承擔風險、自負盈虧的事情。消費者還能從過剩的電力中獲得低價穩定的電力供應好處。

過去,還出現過“不讓煤電上網”的聲音,這明顯是做過了。煤電需要懲罰的是投資行為,而不是運行行為。

而政府的所謂“控制”目標,從政治經濟學視角,永遠無法出一個真正有約束力、足夠的目標,而只可能是“和稀泥”。因此,這種目標有還不如沒有。我國政府需要盡快取消這種無意義的總量控制目標。

給南度度投稿
南度度致力于關注節能和清潔能源領域,如果你有這方面的見解,或者有報道線索,可以給我們投稿或來信: [email protected]

轉載聲明: 凡注明來源為南度度或南度度節能服務網的所有作品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.

免責聲明: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與南度度節能服務網無關。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,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、文字的真實性、完整性、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