儲能未來兩三年將在調整中前行

時間:2019-12-24
來源:角馬能源 粟靈
分類:熱點
2018年,儲能產業曾經歷爆發式增長。根據中關村儲能產業技術聯盟項目庫的不完全統計,去年全球電化學儲能的新增投運規模高達3.5GW,同比增長288%。但短短一年后,這個被寄予厚望的行業形勢急轉直下。

湖南彩票双色球115期 www.uqvcs.com 新興行業的崛起之路往往艱難而曲折,扎根其中之人對待困境的態度則一定程度上決定了行業未來的發展。

“我們對儲能行業持理性偏樂觀的態度。產業的發展不是一蹴而就的,以前我們在研究中得出過這樣的結論,但現在身處困境理解更深。”中關村儲能產業技術聯盟(CNESA)秘書長張靜在第六屆中國儲能&光伏創新與技術峰會上接受專訪時說。

2018年,儲能產業曾經歷爆發式增長。根據中關村儲能產業技術聯盟項目庫的不完全統計,去年全球電化學儲能的新增投運規模高達3.5GW,同比增長288%。

但短短一年后,這個被寄予厚望的行業形勢急轉直下。今年前三季度,全球新增的投運電化學儲能項目的裝機規模僅為972.9MW,同比下降51%。

“我覺得應該把它定義為‘減速調整’。大家也應該借機調整期望值和戰略。”張靜說。

據她分析,去年江蘇、河南等地的數個電網側項目極大地提高市場預期,但這些項目出爐存在一定偶然性。今年,國家出臺關于儲能電站不可計入輸配電成本的政策,產業也隨之迅速降溫。

“目前我們聯盟的一個任務就是希望把市場維持在理性、健康發展的狀態,因為炒得太厲害有時候對產業有傷害。”她說。

盡管今年行業低迷,但可再生能源領域配備儲能的進展使張靜看到希望。她重點提到青海在共享儲能方面的突破。

今年4月,國家電網青海電力公司與3家新能源企業簽訂協議,啟動由儲能電站與集中式光伏電站之間開展的調峰輔助市場化交易,這是中國首個共享儲能調峰輔助服務市場化交易試點。

“隨著電改深入,我們不斷在呼吁儲能價格機制的出臺。”張靜說,從政策角度而言,儲能在中長期規劃、輔助服務、電網應用、可再生能源等方面均已有相應布局。

但當前最難也是業內人士最希望推動的就是價格機制。

“最近兩三年,我們和很多發電企業、電力系統專家頻繁接觸,加強電力系統對儲能技術了解的同時,也幫助儲能技術廠商和集成商理解電力系統的需求。我們還組織各方成員與政府交流,推動政策的制定,為行業發聲。”張靜說。

同時,她也提到,在與外部專家的交流中,外界對儲能行業在安全性、經濟性和標準制定等方面提出了更高要求。

以下是專訪節錄:

記者:去年儲能市場行情出現井噴,業界普遍對今年行情持樂觀態度。但今年的行情并不盡如人意,你認為其中的原因是什么?

張靜:主要有兩方面原因。

第一個是電網側。如果把儲能的應用分為發電側、可再生能源并網、輔助服務、電網側、用戶側這五個方面的話,2018年以前電網側一直都保持在3%左右的份額。

去年江蘇和河南兩個大項目一出來,我們多少都感覺意外。當時大家都挺激動,同時其他省大概也有1GW以上的項目規劃,未來的市場預期非常好。

今年5月,國家出臺政策,明確規定儲能電站不可計入輸配電成本。那么對于電網來講,在沒有清晰盈利模式的情況下,確實很難再往下推項目,一些招標的、規劃的項目,目前都處在停滯狀態。

第二個是安全性。去年韓國在全球新增投運電化學儲能排名中位列第一,占比將近一半。但過去兩年韓國發生二十多起儲能電站火災。

今年6月,韓國產業通商資源部公布了儲能電站火災調查結果。所以今年韓國已經跌出前五名,根本都沒有他們的聲音。這也使得大家對儲能心存顧慮。

不過,我覺得我們應該把今年的形勢定義為“減速調整”,大家調整期望值和戰略。這也不能完全說是壞事,它會擠壓一些水分出去。我們聯盟從現在開始一個任務就是希望把市場維持在理性、健康發展的狀態,因為炒得太厲害有時候對產業有傷害。

記者:你對明年的儲能市場有怎樣的預測?

張靜:我希望明年能夠達到1.8GW,甚至更高一點。

我今天跟電網專家請教,電網側停滯的項目明年會不會松動?大家共同認為,還是得有政策,否則,近期不太容易改變。

但是我仍然比較看好可再生能源配置儲能。主要有幾點原因。

第一是有剛性需求。大量光伏、風電并網會對電網安全性造成影響。最近三北地區風電建設項目有所增加,這將重新加劇棄風棄光問題,對電網的沖擊也會更加明顯。

今年4月,國家電網青海電力公司與3家新能源企業簽訂協議,啟動由儲能電站與集中式光伏電站之間開展的調峰輔助市場化交易。

這是中國第一個共享儲能調峰輔助服務市場化交易試點,現在技術上也確實還有需要改進的地方。但中國從不缺技術進步。一旦市場形成,就會倒逼政策,從而更快推動行業發展。所以我對這塊很有期望。

第二,參照國際市場,可再生能源配置儲能參與輔助服務,呈現較好的營收。隨著電改深入,輔助服務市場化發展,未來兩三年希望會有一個應用高潮。

中國光伏、風電都是全球裝機量最高的市場,而且再過兩三年,儲能成本,包括技術成本、系統成本都在下降,這些因素也都在促進產業的爆發。

記者:《關于促進儲能技術與產業發展的指導意見》對“十四五”期間儲能行業制定了發展目標。對比目標,你對“十四五”期間儲能行業的發展趨勢有怎樣的預測?

張靜:還是持一個理性偏樂觀的態度。我們作為非營利組織,更多的是要推動產業發展。所以在大家悲觀的時候,我們要更樂觀一點。從目前看,儲能的應用是必不可少的,那就是時間問題,所以要多鼓勁。

另一方面要理性。以前我們下過結論說,這個產業不是一蹴而就的,因為電力系統有自己的特點。但是現在出現這些問題以后,我覺得對“不是一蹴而就”的理解就更深了。

“十四五”不過就是五年。這五年時間里,可再生能源可以替代多少火電機組,這不是簡單建多少風電場、光伏電站的問題;而且儲能的技術性能、成本、安全性也需要提升。

儲能的優點是靈活,它可以參與小規模,也可以支撐大規模。它的成長受可再生資源的發展的影響,還會隨著電改的深化而發展。

記者:在與外部專家的交流中,他們對儲能行業提出了哪些建議?

張靜:一個是安全性,一個就是各類標準的制定,還有一個是降低成本。

安全性是一個大問題。現在做電網項目,大部分項目放在室外。比如江蘇項目,通常放在室外,并且開發了火災預警系統,可以提前預判,如果哪塊溫控出現問題,就提前把這塊切了,別讓它再繼續惡化。

在成本方面,從電池本體來講,未來大幅下降的空間已經不大。我不太喜歡“顛覆性”這個詞,更多還是要從整個系統成本上下工夫。比如PCS、溫控系統,還有消防系統等。一旦規模上來了,這些成本能夠降低。

在標準方面,應用多了,企業對標準的需求就變得非常急迫。現在大家覺得國標出臺比較慢,所以傾向社團標準。儲能聯盟大概已經發布了五六個標準,編制過程中的數量更多。當然,做標準絕不是發布了就有權威性,還是要應用,讓大家認同這個權威性。

記者:在儲能產業發展中,中關村儲能產業技術聯盟希望扮演怎樣的角色?

張靜:這個要用時間段衡量,我們也是和產業發展同步的。不同階段,我們要做不同的工作。

在初期產業做示范應用的時候,我們更多的是做宣傳工作,讓電力系統知道我們是做什么的,有什么價值,存在什么困難等等。最初三五年間我們就是做這個。

在示范應用后期,我們開始幫助企業與電力系統客戶對接。那個時候企業普遍偏小,單打獨斗很困難。我們在政府幫助下搭建一個平臺,把他們整合起來,宣傳技術、企業以及方案、項目。

2016年,儲能行業進入商業化發展初期,我們也明確了職能。

第一,政府事務部負責政策推動、標準制定,以及與電力系統一對一的對接整合等;

第二,市場部負責一對多的交流,包括市場活動、考察活動等;

第三,研究部負責研究產業發展全貌與存在問題;

第四,成立投融資專委會,做定向性投融資工作。

后續我們還要增加一些產業化發展支撐的功能,比如人才、培訓、標準、安全性宣傳等等。

我們希望推動產業以合適的速度往前走,健康、可持續。

給南度度投稿
南度度致力于關注節能和清潔能源領域,如果你有這方面的見解,或者有報道線索,可以給我們投稿或來信: [email protected]

轉載聲明: 凡注明來源為南度度或南度度節能服務網的所有作品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.

免責聲明: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與南度度節能服務網無關。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,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、文字的真實性、完整性、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